《导论》心得

又是一年开学季,迎来古典书院的开学导论课。看到新老学员在台上分享自己加入书院的心路历程,不由回想起自己从15年12月加入书院到现在的变化与成长。从看到招生简章的那一刻起,我就特别激动,心想,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资源给社会群体提供公益的读书交流平台。其实我更觉得,这个平台给想要读经典却不知怎么读经典的人的一种引导。一种体制内和体制外完美磨合。于是,我当天晚上就写了入学申请书,希望能得到进入学院学习的一个机会。幸运的是,过了几周,收到了一封邮件,通知我有这个机会进入学院学习,虽说是通知,其实更像是一种警告与鞭策。通篇邮件里都在告诉我,这个书院是怎么成立的,为什么成立,办学的宗旨的是什么。看完之后更加觉得,进入学院,一定要好好读书,日益精进。

今天柯老师的导论主题是《听闻感动不如自学默化》,听完之后甚觉来这儿读书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幸运。一种虔诚的非宗教信仰的教学态度,一群对古典文化有热情有奉献精神的引导者,一段美好的时光。现如今,“寻求被感动”似乎就是宗教形态的培训,大众的庸俗文化、为批判“麻木不仁”时代而催生的次生文化、小众邪教文化等等,都让人感到悲观。柯老师提倡“自学默化”,他说这是人类文明的主线。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读书生活,其实,我觉得这是对的。但同时,我也有自己的一些困惑。柯老师说,其实他在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新生开学典礼的时候,当着所有老师、学生的面,也批判了我们当今的体制,我们似乎离那个学习型社会越来越远了。古代,大家一起读书,一起交流,有一种浓烈的学习型社会的氛围,而现在,不同的人担当不同的社会职责,似乎,只要把自己所在职责内的事情做好就可以。律师、工程师、医生等等等等,开挖掘机的学好挖掘机技术,似乎只要将自己份内的知识或者说是技术学好、用好就可以。时代已经“麻木不仁”了,所以,我们羡慕那个学习型社会,同时,我们也愤怒,愤怒这个时代的“麻木不仁”。我想,这份愤怒并不是催生现在类似“国学堂”、“读经班”这些所谓传播古典教育的野路子,这些所谓批判大众庸俗文化的小众邪教文化。我在想,那“自学默化”真的是一种很好的模式吗?柯老师说,“自学默化”其实根本也不能算作一种模式,甚至,不是模式。因为每个人有自己的读书生活,这是自由的,是松散的,有各种各样的形态。但是我在想,现如今的体制,真的是一种只能批判的体制吗。如果不在体制内,民间学者、民间科学家,或者读完九年制义务教育后,一心扎入古典,从小开始,脱离体制,在体制外,做一个自由的读书人,“自学默化”真的会形成比现在更好的社会形态吗。或许,是我对“自学默化”的理解不够,但我觉得,脱离体制,或许,会没有机会、没有资源来接触这些美好的文化。就像我自己,我是一个学会计的大四学生,没有选择继续深造,选择了毕业后立即就业,在网申繁忙季,在这样的一个周六,跑来同济,来古典书院,找一找内心。或许,我会没有机会看到古典书院的招生简章,会没有机会接触经典,或者,一辈子都会专注于我的专业知识,考各种各样的专业证书。跟司机、律师、医生那样,一头扎在自己的岗位上,从来没有机会读这些书。所以,我在想,现如今,这些“国学堂”、“读经班”的催生,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是不是“麻木不仁”时代里的人,其实是在慢慢觉醒的,想要去寻找这样一个突破口,去找到这样一些资源,去读书、交流、分享,可大家都找不到,直到市场中有人宣传,有人传播,有人推举,大家都来“国学堂”这样类似的平台吧,我们可以给你们这样一些机会,去了解它,走进它,即使,我们的形式是错误的,甚至,是可恶的形态。

我认为,如今学者有一很大的任务。他们确实是要重新成为一个真正的读书人,投身教育,对于民间国学形成良性的批评和引导。其实,对于一开始便“自学默化”,我是怀有紧张及害怕的态度的,我想,在读书上,个人虽有个人自由,但,确实是需要正确的良性的引导的,而后,再“自学默化”,再去做这些不经意的、持续的心灵功夫。好汤需要慢慢煲,但其实,一开始的食材及食材放置的先后顺序亦很重要。很多人不知道是先放萝卜还是先放排骨,所以,应该有人出来指引的。

 

个人理解不足,望日后能精进。

上课日期: 
星期六, 九月 17, 2016
真实姓名: 
肖婕
学号: 
Gdsy201512016-0
职业: 
学生